第十九章 日出

 余莹正随着登山道,慢慢地在黑暗里往上爬。她的脑子里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个信念,就是回到那个半山亭。
回到那里,回到那个时候,她不要那么理智地说分手。她可以委曲求全,她可以不那么决裂,她可以若无其事,她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。她希望她和他还只是一对玩着爱情游戏的情人,就算她深陷,但是能听到他的声音,就算是被嘲笑也没有关系。
这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温暖了,像是在雪地里可以取暧的火炉,她怎么可以那么轻易地丢弃掉?她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,就那么毫不迟疑地放手,就算是那颗心都疼疯了,还是那么理智地说再见。什么时候会再见?像今天这样的再见,还不如收回那天的话。
她没头没脑地往前走,和自己较劲,和时光较劲,和命运较劲。不认输啊!不想认输!不想认自己老了,不想认爱情的脆弱不可靠,不想认这些世事无情的变幻,不想去承担成熟带来的痛苦。像一个孩子一样任性地活着不行吗?对着世界说,这个我要,这个我真的喜欢,给我!不怕丢人,不怕失败,不怕死,那样执着无畏地要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行吗?为什么要活得这么艰难,却发不出呐喊?余莹跌坐在台阶上,泪水不停地在脸上滑落。不,她知道不可以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
半山亭就在眼前了,余莹走了上去,四处没有人影。她并不知道,在半个小时前,有一辆车在这里停了很久,然后开走了。
她走在那个人目光看着的地方,只是时光没有重合,他早了,她晚了,地点刚刚好重逢却没有发生在她和他的身上。   余莹看着山下,山下的城市睡着了。
那么多人都睡着了,那么多的故事都睡着了,她醒着,其实也是睡着了。
被夹在这么巨大的生活里,她从来不敢醒来,不醒来就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是什么样子,不去审视生命,那个日子也一样地过。
余莹伸进包里摸出一根烟,她记得那点烟火,就算她不爱吸烟,也想在站在他站过的位置上,点一根烟。这样就可以自欺欺人,以为时间从来没有流走。
她摸到了一封信,忽然想到蒋蓝走的时候给自己塞了一封信。当时蒋蓝笑着说:“等你真的感觉到绝望的时候再看吧!”
余莹一直没有看,因为她一直没有到最绝望的时候。而在这个夜里,她真的感觉到沉到了海底的绝望,她像是被深海给吞没,一无所有,连自己都被吞没了。
于是,她拿出信来,用手机那微弱的光照着,在黎明时分最黑暗的时候,周围是寂寞,她被命运十面埋伏。
信纸很素,上面是蒋蓝熟悉的字体,用蓝色的钢笔写成,在手机光下像是月夜下的海,安静又温柔。   亲爱的余莹:
其实我真不希望有一天,你能看到这封信,那就证明,你没有被生活给逼到死角,你还是那个在大学食堂里,站在窗口大声对我喊“我在这里,把饭盒给我”的带着微笑的女孩子。如果你没有尝到真正的绝望,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,那证明你的青春还没有死去,就算有很多的疼痛,你还是可以撑过去。可是,当你看到了这封信,就让我和你一起,对着那个曾经爱哭爱笑任性无知的你,说再见吧!
你不要哭,其实没有什么好哭的,生命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,你总是要和从前的自己说分手,才会有下一个阶段的成熟。
余莹,还记得我们一起在校园里的槐树下,说着彼此梦想的那个时候吗?那时候风很轻,我记得槐花落在我们的身上,就像是带着香气的雪花,融化在我们的心底。
那个时候,我和你都是那么的真诚,那么坚信,我们真的有那样美好的未来。
可是,当我们真的长大了,才知道那样的未来,真的是难以实现。我们能把握自己,却把握不了这个世界,就算能努力上进,也无法左右命运。
这不是悲观的论调,余莹,这不悲观,这只是现实,你接受了,就心平气和,可以坐下来看看将来,知道梦想破碎后的将来,还是在继续,它不会因为你伤痛欲绝就不再出现了,你也没有勇气就真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所以,还有那么多个日日夜夜,等着你去面对。
余莹,我也哭泣过,怨过,恨过,不甘心过,但是,都没有用。日子就像是停不下来的车轮,会一道道地在你的身上辗过,在你的额头,在你的眼角,在你的身体里,留下不可以回转的印迹。
我也想和你说坚强,但是,我无法忘记自己在黑暗里失声痛哭、无能为力、无助害怕的时刻。那个时候我哭得像一个迷路的孩子,我真的迷路了,我要的生活没有了,再也没有了,我知道我的日子再也不会回头,不可能有重生,也不会有穿越,我们都只能面对这个现实。
可是余莹,我又能如何呢?谁不是这样被逼着成熟起来的?有的女人也许运气好,一辈子都不用从梦里醒来,也许有的根本就不清醒,那一辈子一样地过了。
但你如果醒来了,就会很疼,如果在这种疼痛中,让自己还能踏实地生活下去,这需要你不断地努力摸索。
我给不了你答案,亲爱的朋友,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的前面还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我,但是,我想说的是,余莹,除了勇敢,除了接受,你别无它法。
我们都是从娇嫩的女孩,变成了今天的理智女人。你看那些手牵手去上学的女孩们,她们无畏无惧,她们快乐,可是我们都能想到十几年后,她会成了一个妇人,带着自己的孩子,在生活里平衡着各个方面的力量,她的角色是一个母亲,一个妻子,一个儿媳,一个女儿,一个闺蜜,一个良师,唯独不是她自己。
她呢?这个在阳光里穿着布格子校服的十几岁的女孩,她去哪里了?她和她的梦想,都被生活一一地击破,她怀里那本带着爱情浪漫的小说,也没有给她带来真正的爱情。她知道了这个世界无情,她知道了爱情的不可靠,知道了人生的不确定。她不做梦,不需要爱情,她身经百战,自信得认为自己能面对一切的冲击。
那个女孩子成了你和我。可是,余莹,你幸福吗?
余莹,我真希望那个男人可以透过你的脸,看到你十几岁的模样,那个时候你的天真和梦想都在眼里闪光,他也爱你,这样的爱透你,还依然爱你。
但是我知道,他不会,他有他的生活,你无法强求任何一个人为你而时光倒流,你自己也不可以。   余莹,停止这种无用的挣扎吧!
你伸出手去握,只能握到现在,是没有过去和未来的。   所以,你放弃那些强求,去真实地面对你的生活吧!你直面了,就不会再难过了。
关于你的爱情,我给不出答案,而你的婚姻,我也不能给你忠告。因为我不是你,只有你最了解你的生活,旁人是不可能知道你的性格,也不能明白你的喜乐。
除了你,没有人会对你的生命负责。   看了这个信,你已经离弃了青春,失去了就亲手埋了吧!去过下面的日子吧!就算会疼痛,我相信,你能处理。
因为,我知道你的力量就在你的身上,你的幸福也在,你去寻找吧!   爱你的好友:蒋蓝
余莹放下信,揉了揉眼睛,发现周围已经亮起了手机那样微弱的光,原来天已经亮了。   她把信拿在手里,在小亭里坐着,在那里静静地等着日出。
望着朝阳挣脱黑暗跳出天地的刹那,她的眼睛不知道是因为盯着光线,还是因为被震撼,充满了泪水。随着朝阳的升起,带着点凉意的光线像是源源不断的清澈的流水,给这个包裹着一层墨色的城市注入了新的活力。而洗脱了墨色后,整个城市就像是浸在水中,余莹站在山风中的凉亭里,身边已经开始有三三两两上来晨练的人了。她望着这个生活着的城市,奇怪的建筑,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,像是这个温和的地球上一块巨大的伤疤。而在宇宙中这一个蔚蓝色的星球,孤单地独自跳舞,与自己周围的星球从不曾接近。就这样独自转了很多年,从恐龙时代到了人类,这么漫长的岁月里,地球很安静,城市也很安静,它包容了很多的悲欢离合,也见证了很多无奈的生活,它从来不曾抱怨。
余莹感觉到大地传来的力量,带着阳光的风扑打着她的脸。
她的脸上没有泪水,也没有疲惫,她知道自己的生活已经不可避免地改变了,但是,她却还是要忍受生活本身带来的痛苦。
而就在太阳巨大的滚滚燃烧起,要撕开天幕的时候,城市像一艘巨大的又古老的船,在这个城市那安静的船体里有很多人在继续着自己的故事。
那个小窗边的冉冉,正微笑的握着路杰新购的手机,嘴角甜蜜得像陷入了童话的公主,她不知道时光正飞快地和她追赶,已经跑到了她的窗前,青春让她无动于衷。
路杰靠在自家小房间的地板上,身边堆满了啤酒瓶,他已经在酒精的作用下入睡了。当阳光映到他脸上的时候,他微微地侧了一下头,又选择了继续入睡。他的生活有不如意的时候,但他可以安静地忍受。
程济衣着整齐地已经提着包,走向自己的车子。他拿出车钥匙的时候,摸出了手机,上面有一句话:“我们离婚吧!”那是他昨天打在键盘上的。他的手指放在了发送键上,却迟迟没有按下去,表情像是陷入了沉思。
阳光没有办法进入到这个地方,它只能在程济之外的世界里咆哮着,却没有办法温暖他。他的世界只需要月光一样的凄冷,理智永远是他的人生准则,就算是被某些突发的事件而冲乱了头脑,也没有任何问题。
李兰带着孩子,正睡在新房的大床上,床单洗得干干净净,又打理得非常舒服,孩子睡得正香。当阳光爬上她家的时候,她用手摸了摸孩子的背,温度正好,皮肤细嫩。李兰没有睁开眼,她心满意足地又继续睡去,阳光或者流逝的岁月对她没有什么惊扰。她对自己的生活没有任何的要求,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命那么好,可以遇到余莹那样的人。李兰的心里充满了感激,在这样的感激里,她的人生将走得更扎实。
余晶没有意识到阳光的敲门,她的生活已经对阳光视而不见,她每天都重复着昨天的过程,没有心情停下来欣赏。
张璐在清晨的时候,被屋外的八哥叫声吵醒,坐了起来,在床前怔怔的,老伴见了,半睡半醒地嘟了一句:“别瞎想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,一把年龄了,别再操这闲心,谁不是自个儿选的路自个儿走。”
张璐于是又躺了下来,她的人生已经没有太多的起伏。木床板虽然朴实却耐用,能给她一种安定感。她扭头看了一下老伴,看到阳光跑进来映到了暗红的衣柜上,老旧的房间里散发着一种熟悉的味道,而在这样的味道里,她终于慢慢地又入睡了。
这个城市的清晨里,有人醒来,有人又睡去,故事从来没有停止过继续,结局到底是什么?余莹微笑着,她不知道自己的结局是什么。她也说不上来什么样的结局是好,什么样的结局是坏。
拥有爱情和吴博荣就能一定的幸福和圆满吗?谁能保证这份爱情不在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里被磨得失去了热情,而彼此相怨呢?
和程济互相理解,或者彼此包容就算是幸福吗?谁能知道这份包容下有没有伤痕,会不会有一天被触动而歇斯底里地发作?
选择独自前行难道就是一种解脱?她就算是灵魂自由,但一样要受到世俗里的各种压力,要承担起各类的责任。
不。余莹摇摇头,只要生活还在继续,故事就永远没有结局。数不清的变数都在前面等着,谁也不知道命运在拐角安排了什么。
但是,余莹握着蒋蓝的信,她感觉自己的身上充满了由土壤、阳光、雨露、温柔的风所带来的力量,这种力量一直都有,像五行的元素一样深藏,来自她的内心。
余莹望着自己的手,那仍然是一双修长的手,但是这双手的主人,将来就是余莹了。没有人可以再做余莹的主人,因为她已经完全地属于她自己。就算是命运并没有奇迹,也没有关系,因为余莹拥有自己,她在人生的路上就再也不孤单。
将来她的路,自然还很漫长,她或许会离婚,或许不离,或许能爱上别人,或许也不能,或许能有自己的孩子,也许真的没有。但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在这个清晨,余莹从来没有如此接触自我,她看到了在阳光下那个自由而奔放的灵魂,就是她自己。
如果幸福是一种感觉,那么余莹现在感觉到真切的幸福。
这样的幸福不依赖外界的给予,是来自女人的自身,如果我们以为爱情、婚姻、孩子,或者事业给带给女人幸福,其实,那是因为我们把幸福交给了别人,我们认为自己不够坚强、不够支配自己的情感、不能让自己幸福,需要别人的帮助。
树林把山亭包围里,余莹想好好地爱自己,她终于明白了蒋蓝曾经问过她的话:“你到底爱不爱自己?”
余莹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,理解并欣赏自己、坚信自己可以做自己的主人、能给自己带来真实的幸福,就是爱自己。
她伸出手去,虚握了一把阳光,把温暖留在手心,扭头往山下走着。
下山的路看起来很远。
但是,余莹,一点也不畏惧。
——完—— 

上一章 下一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