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又一个开始

  待小武追到小院中,柳丝丝已经不见了去向,想到丝丝现在的情绪状态,做出什么事也都不会奇怪,这让小武很是担心。正准备到大街上去找找,却不想身后又传来慕凡的喊声,小武扭头看去发现慕凡正一手箍着凌菲儿的脖子,另一手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贴在她的颈部大动脉上,小武的瞳孔猛地一缩,大呵道:“慕凡,你想干什么!”

  “干什么?”慕凡挟持着凌菲儿,一步一步的挪到通往院门的路上,挡住了小武的去路,“柳丝丝是我的,不许你去找她!”

  小武冷笑了一声道:“哼,丝丝从来就不是你的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!”慕凡听到这一句,情绪变得很激动,手上稍微一用力,就在凌菲儿的脖子上划了下,血珠顺着那条小口慢慢的渗了出来,而凌菲儿却一脸死灰,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。慕凡阴着脸冲小武说道:“柳丝丝终究是我的。”

  “痴心妄想,她根本就不喜欢你,她爱得人永远是我。”

  “爱?”小武好像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,突然笑起来:“爱有什么用?小武,你太天真了。你知不知道,像丝丝这般天仙般的人物一生下来就该属于聚光灯下,她的未来应该是锦衣豪宅,出入上流酒会。并不是和你普通的过一辈子,成为你生孩子的工具!小武,你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做不了。而我不同,我有人脉有资源,在我的帮助下她可以一步步成为巨星,过上亿万女人都羡慕的生活。而这一切,你做不到。所以,她终究是我的!”

  “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,只是你凭空臆想出来的,你只会害她,把她推进深渊!你现在最好放下刀,不然我对你不客气!”小武说到这,又想起慕凡做的那些龌龊事,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。

  “不客气,你能做什么,你又敢对我做什么?”慕凡满脸的嘲讽,“小武,不是我看不起你,你的想法太天真了,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能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。但为什么,全世界都围着你转,除了丝丝,还有这个女人!你知不知道,这个女人为了接近你,要我和她假扮情侣,我他妈成什么了?千人踩万人过的桥吗!”

  “我正好有个计划,还缺少合作者,而凌菲儿却是最好的人选。而当她听过我的计划之后,立刻同意与我合作……”慕凡说着,用刀面拍了拍凌菲儿的面颊,然后问小武道:“这样一个如此爱你的女人,你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吗?”

  “你想怎样!”小武感觉到慕凡的话里面有些不好的意味。

  “呵呵,只想和你玩个游戏,看你选她,还是选丝丝。”慕凡笑得很阴毒,“如果你追出去找丝丝的话,我就立刻杀了这个女人,而如果你想救这个女人的话,就必须让出柳丝丝,永远不再见她!”

  “你疯了……”小武叹了口气道,“你觉得用她能够威胁到我吗?我现在对她的怨并不比对你的少,我恨不得你们都去死。”

  慕凡摇摇头笑道:“呵呵,小武你果然什么都不知道,她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。你运气很好,遇到了一个那么爱你的女人,她不肯伤害到你,所以把一些应该发生在你身上的事,转嫁到了柳丝丝身上,而且还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。我想问的是,你现在还那么恨她吗?”

  小武浑身一颤,不可思议的看着凌菲儿,原本他以为所有的事都是凌菲儿做出来的,而现在一切都明白了,原来幕后的黑手竟然是慕凡!

  从慕凡透露的这些线索来看,小武能猜测到他的计划原本是针对他自己的,如果这样发展下去的话,现在血液里含大量致幻剂,变成疯子的人应该是他才对,但正是因为有凌菲儿的存在,为他免却了很多折磨。

  是,凌菲儿在对于柳丝丝的问题上是有不对,但她却从未想过伤害过小武,从这一点上,小武不能看着她白白丧命。

  “呵呵,心软了?”慕凡似乎猜出了小武的心理活动,露出胜利者的笑容:“我劝你还是快些选择,如果拖得太久的话恐怕谁都救不了。丝丝现在的状况好像不太好……咝……”提起柳丝丝,慕凡只觉得伤口一阵阵的痛,下意识的用手捂了一下伤口。而就在这时,小武动了,他趁慕凡把注意力放在身上伤势的时候,一个滑步疾冲了上去,一手把慕凡拿匕首的手往上一架,另外一只手狠狠的朝慕凡的腰间就是一拳!

  小武没有学过武术,但他知道人的腰两侧是气门的位置,那个地方如果被重击的话会产生呼吸不畅、脱力的效果,严重点还会造成短暂窒息。果然,慕凡被小武重击了这一下之后,整个人突然一软,小武和趁此机会把凌菲儿抢了回来。

  “小武,我……”凌菲儿被小武这么一抱,整个人好像活过来似的,她抬头看着小武,眼中泪光闪动说不尽的懊悔。

  小武心一软,叹了口气道:“别说那些了,现在我心里有点乱,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……丝丝现在情况很不好,我得去找她。”

  “嗯,我明白的。”凌菲儿也知道小武不会那么容易就原谅她,只好点头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找她吧,多个人多份力,而且是我对不起她……”

  “你能这样想就好了,咱们走吧。”小武冲她点点头,然后两人朝门口走去。而就在他们快要走到院门口的时候,凌菲儿忽然感觉到一些不安,下意识的扭头一看,却发现慕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,拿着匕首朝小武冲了过来。

  “小心!”凌菲儿只来得喊了这么一声,然后想都没想就挡在了小武的身后,然后就只觉得肩膀的位置一阵剧痛!

  小武在凌菲儿喊话的时候才回头一看,发现凌菲儿挡在他和慕凡之间,肩膀上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,而匕首的另一头握在慕凡的手中。

  此刻的慕凡满脸狰狞,他见自己这一击居然误中副车,心中不甘还想再刺,于是一把把匕首冲凌菲儿的肩上扯了下来,鲜血顿时喷了他一脸。“慕凡,我操你妈!”小武的双眼当时就红了,他怒吼着一掌拍开慕凡手中的匕首,然后一脚踹到了他的胸口上。慕凡呼痛了一声,踉跄的退了七八步远,然后摔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,想来受了极重的伤。

  小武见慕凡失去了反抗能力,这才安心许多,连忙察看凌菲儿的伤势。但这个女孩却捂着肩膀冲他摇了摇头道:“我没事的,你快去找柳丝丝吧。”

  “可是,你流了这么多血,你现在的脸色好差。”小武也知道要尽快寻找柳丝丝,但是又担心凌菲儿的伤,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  “傻瓜,你总是那么优柔寡断。”凌菲儿推了小武一把,“我知道你关心我就行了,我真的没事,自己打车去医院就行。现在最重要的是去找柳丝丝,她现在更需要你。”

  小武看了凌菲儿一阵,一跺脚决定道:“好吧,我这就去找丝丝。菲儿,你可不能出事,这样我一辈子都不安心!”说着,小武扭头就往外面跑去。

  凌菲儿靠在门框上,捂着肩看着小武离去的背影,嘴里喃喃的说道:“其实我真的很想你留下来,但是,为了你……是应该放下了……”

  这时候,太阳从云层的遮挡中露出一角,有一道光洒在凌菲儿的身上,她整个人站在其中身上似乎泛起了一道光晕,她抬起头看着那抹灿烂的阳光,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个解脱的笑容……

  “走了,都走了……我还剩下什么?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慕凡从地上爬了起来,眼神恍惚的看着周遭的一切。与此同时,暗地里突兀的响起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,用一种愤恨而凄凉的语气唱道:害人者,反害己,徒劳妄想……

  慕凡听到这个声音,脸上露出不屑,冲周围大喊道:“凌菲儿,又是你搞的鬼吧,你吓不倒我……”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眼前的场景忽然一换,便成了一间房屋的室内,慕凡抬起头冲房梁上看去,只见一个女人正吊在房梁上,麻绳勒紧了她的脖子,浮现出一道青紫色的淤痕,她披着头盖住了上半张脸,看不清容貌,有风吹过,整个人便随着麻绳的摇晃在风中荡漾起来。

  慕凡吓得倒退了几步,脚下突然一绊,整个人往后倒了下去。紧接着,慕凡只觉得自己喉咙里一凉,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从后面直插了出来——却是他摔倒在之前被小武打落的匕首上。

  慕凡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着,眼神逐渐涣散起来,而就在他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,正对面吊在房梁上的那个女人突然嘴角一勾,扬起一个诡异的笑……

  一把哀怨缠绵的女声在房间里回荡开来:害人者,反害己,徒劳妄想……

  “大哥,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女孩子,二十来岁,长得很美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袍。”

  “大婶,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女孩子,二十来岁……”

  “老板,你有没有……”

  小武在大街上焦急的寻找着,身边每经过一个人就会拉住他们询问丝丝的下落,而得到的结果都是摇头否定,而小武依旧询问着身边的每一个人,就在这时一个坐在门口晒太阳的老大爷忽然冲小武招招手,“年轻人,你找的那个女孩子是不是脸上身上有血的。”

  小武一愣,突然想到柳丝丝咬上慕凡的场景,立刻点头道:“对的,就是她!老人家,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?”

  “应该往那个方向走了,那边没什么住户,倒是有一个大的池塘。”老大爷朝某个方向遥遥一指。小武心里大喊一声“糟糕”,立刻想到剧本里紫玲就是投水自尽了,连忙冲老大爷做了个道谢的手势,便急冲冲的朝那个方向跑去。

  这一路,不知道跑了多久,只见得周围的人越来越少,而脚下的路也开始变得坎坷起来,小武就这么一跌一撞的奔跑着,心里不断祈祷柳丝丝别出事。然后,他终于找到了老大爷所说的那个池塘,远远地就看到池塘里飘浮着的一抹白色——却是身着白色睡衣的柳丝丝飘在水面上,长发如水草一般地散开。

  小武发狂的冲了过去,跃进水中……

  “丝丝,你可不能死啊,我们还有美好的未来,我们会很幸福,求求你不要死,不要丢下我一个人,不要……”池塘边的草地上小武哭喊着,一边按压着柳丝丝的胸口,一边板开柳丝丝的嘴往里面呼气,但柳丝丝始终双眸紧闭,没有半点复苏的迹象。

  小武就这么一直忙碌着,约摸又过了一刻钟时间,但柳丝丝还是没有动静,冷汗开始从小武的额头上流淌了下来,心中一沉,只感觉有种最重要的东西正离他而去。但他依旧没有放弃,继续努力地呼气,按压,再呼气,再按压…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,柳丝丝的身体突然一动,然后是一连串的咳嗽声响起: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而柳丝丝的身体也随之剧烈的颤抖起来。

  柳丝丝的咳嗽声听在小武的耳中就如同天籁一般,见她终于睁开了双眼,小武一把把她抱在怀里,喜极而泣道:“丝丝,你终于回来了,求你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,不要让我留在孤独中,我们永远不要分开……”

  这时候,柳丝丝也缓过气来了,她抬起头看着小武,然后把手放在他的面颊上,轻声问道:“是你救了我吗?紫玲,她死了吗?”

  小武一愣,然后重重的点点头:“紫玲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,现在只有柳丝丝!”——这是之前他和黄医生研究出的治疗办法,陪着柳丝丝演戏,一直演到紫玲自尽,小武乘机救下柳丝丝,这样伪人格就自我毁灭了,只留下柳丝丝一个。

  “活过来的感觉真好啊。”柳丝丝用力的呼吸了一口空气,笑着说道。

  “是的,一切都结束了。丝丝,你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,我会一直陪着你,一直保护着你。”

  柳丝丝看着小武,眼神迷离:“小武,谢谢你。有你在真好……”

  小武紧了紧怀里的柳丝丝,在她耳边说道:“我也是,正因为你的存在,我的人生才有了色彩。”

  “小武,我以后不再演什么电视剧,也不再当什么女主角了,我只想和你在一起,直到永远。”经过这些事之后,柳丝丝终于看开了,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,只要和爱的人在一起这辈子就足够了。

  小武重重的点头道:“好,我答应你,我们永远在一起,我们现在就去注册结婚,等毕业那天我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!”

  柳丝丝甜甜的笑道:“好啊,不过……你可得帮我重新找身衣服。”

  小武一愣,然后顺着柳丝丝的目光朝她身上看去,之前因为太紧急没有发觉,柳丝丝原本穿的就是一件白色睡袍,结果被水打湿之后,睡袍下她那美妙的酮体可说是一览无余。小武哈哈的笑着把自己的衣服披在柳丝丝的身上。

  阳光下,两人拥抱在一起,池塘边的清风在两人间轻轻盘旋……

  一年后,毕业当天。

  小武和柳丝丝坐在休息室里,小武顺手打开了电视机,随意的翻着频道,直到翻到某娱乐节目时才停下来,里面的两条新闻引起了二人的注意。

  其中一条本是个老新闻了,在去年有件事影响很大,就是《庭院女人》这部戏,除了之前庞大的宣传攻势之外,后来在拍摄期间还发生了导演猥亵女二号的“门事件”,那个张姓导演因为女二号的极力反抗,伤到胯下住进了医院,而《庭院女人》也停了拍。倒是那个女二号演员因此得到了广大网友的极力推崇,作为反抗娱乐圈潜规则的标榜人物大红了一把,有好事者还专门为她量身打造了一句台词——“敢动老娘,小心你的裆!”

  而在近期,这位“踢裆姐”在参加一部电视剧新闻发布会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,那就是那个张姓导演突然冲到发布会现场,爆料出“踢裆姐”之前的种种劣迹,声称自己被人陷害,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。

  这样峰回路转的局面,引起了网上和媒体上的新一轮评论与争讨,但不管怎么样,那些娱乐八卦杂志的记者们倒是笑歪了嘴,因为又有新闻点可以挖掘了。

  看过这一条新闻,柳丝丝的脸上有些不自然,小武拍了拍她的手背,示意已经过去了没关系。不过接下来的另一条新闻又让两人开心了起来,因为新闻里的主角是他们的熟人——凌菲儿。

  那件事之后,凌菲儿是彻底放下了。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加入到一部叫做《情人节女孩》电影的拍摄,那是部小投资电影,不管是导演,编剧还是演员都是新人,新人新气象在注重影片本身质量的同时,免去了胡夸风一般的爆炸式宣传,和某些不好的“业内规则”,有点儿当年《爱情公寓》的势头。所以在影片上映之前,就得到了业内人士与网友的一致期待,而上映后的反响也如之前人们所期待的那般好,对于这类用心来做的电影,观众们是不会吝啬赞扬的。

  凌菲儿在剧中并不是女一号,可以连主要配角都没有她。她演的是一个路人角色,在酒吧里与女主角偶遇,然后各自谈起了对于爱情对于幸福的体会,整部电影她加起来的台词不到十五句,而就是在这短短几句台词里,她把一个在爱情中迷失、受过伤然后终于放下的角色演绎得惟妙惟肖。

  很多观众看完电影之后,讨论的更多的不是男女主角,而是这个眼中总是带着忧伤,让人心生爱怜的“新面孔”。于是,凌菲儿成为了这部电影的又一个意想不到的大收获,以后的星路可说是一片平坦。

  看到电视中出现凌菲儿的影像,小武不由自主的赞道:“这丫头,几个月不见越来越有明星范了。”

  “怎么,是不是后悔当初没和她在一起?现在她可是大明星哦。”柳丝丝笑着,语气中并没有酸味,只是打趣而已。

  “哪儿的话,你才是我心中的天皇巨星!”小武嘿嘿的笑着,却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下去,于是指着电视机说:“还是看电视吧,难得见一回,听听她想说些什么。”

  电视里,记者正问起凌菲儿肩膀上那道疤痕的问题,一般的女性都不会把疤痕展示在外人眼中,而凌菲儿却不同——也正是因为在她电影中毫不忌讳的展示过这道疤痕,博得了更多人的怜爱。凌菲儿对着镜头指了指自己的肩膀,“你说是这道疤吗?”

  “是的是的。”那记者连连点头,有种大新闻即将在自己手中诞生的感觉。

  凌菲儿沉默了一阵说道:“这道疤痕是为了一个我爱的男人所留的,我们之间的感情很好,却没有缘分走到尽头,所以我留着它,看到这道疤痕的时候就会想起他。”

  这简直是大爆料啊!记者张着嘴愣了好久,才兴奋的问道:“凌菲儿,你这么说,不怕影响到你的粉丝吗?他们听到你这番话一定会很难过的。”

  凌菲儿想都没想就摇头道:“不会的,我的粉丝都是有理智的,他们喜爱我是因为我在电影中的表演,而不是我的感情生活。而且,我从不会掩饰自己的爱,我可以很坦白的说,虽然我现在已经放下了,但我对他的爱,从未减少过……对了,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,今天是他和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结婚的大好日子,我在这里祝福他们,也希望更多的人祝福这两位新人!”凌菲儿说完这句话,冲镜头抛了个飞吻,便离开了。

  看到这里,小武痛苦的摇摇头说:“这个凌菲儿,她这么一说,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把我骂成负心汉的典型啊……还有人肉搜索,网上的力量可是很恐怖的!”

  “呵呵,那你不正好出名?”柳丝丝笑道。

  “算了,这种名还是不出的好……”

  这时候,门外突然传来有人的呼喊声:“小武、丝丝,出来照相了,你们还想在休息室里洞房吗?”——聪明的读者应该猜到了,今天是小武和柳丝丝毕业的日子,也是他们的结婚典礼,小武兑现了自己的诺言。

  小武冲着门外回应了一声,然后站起来,打量着一身婚纱的柳丝丝赞叹道:“真美,我感觉自己现在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。丝丝,准备好牵着我的手一辈子走下去了吗?”

  柳丝丝的眼中顿时浮现出一层水雾,她点点头把手放在小武的手中,两人手牵着手,打开门,迎着灿烂的阳光,朝美好未来的方向走去……

  后来,有人把当天的照片发到了网上,毕业照加结婚照的混搭方式,引起了众多网友的热议。而作为主角的柳丝丝,不管是样貌还是气质,都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,有人把柳丝丝推崇为“史上最幸福毕业生”和“史上最美新娘”。

  至于小武,也在网上有了个新绰号,世上最幸运的——牛粪……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